鈴花千羽

偶然路過的無名小卒(^ω^)

一個午睡出來的腦洞www,西幻加現代風(?,怕忘記先記著。
歡迎小天使們留言:3

源賴光育兒日記三

「呀!」

晴明尖叫著驚醒過來,抓著被子的小手不住的顫抖著。

他四下張望了一下,發現自己在一個陌生的房間裡,身上只穿著一件白色單衣,腦海裡一片空白,幾乎沒有任何記憶,就像是張白紙一樣。

最糟的是,他的靈力仍然是被封住的。

晴明有些懊惱的低下頭。

這時,房門被人輕輕的推開,走進一位高大的灰髮男人。

男人的臉龐英俊,身上散發出一種不言而喻的威嚴,並帶著一股強勢,額前的瀏海染著一綹狂傲的紅,一頭灰色的長髮披垂在身後,手上則端著一盤膳食,臂彎裡則掛著一件白色的狩衣。

晴明目不轉睛的盯著他瞧。

「怎麼?」男人放下手中的盤子和衣服,坐到晴明身邊打趣的說:「怕我把你吃了?」

晴明沒答話,仍盯著對方瞧。

「先吃些東西吧。」

男人端起盤中精緻的瓷碗,舀了一勺粥液後,先輕輕吹了吹,然後用嘴唇試了試溫度,確認溫度適中之後才送到晴明嘴邊。

晴明順從的張開嘴巴吃了下去。

「乖孩子。」男人滿意的笑了,又舀起了一勺粥液。

晴明吃完之後,男人低頭收拾著碗盤,沒想到一隻小手突然伸了過來,輕輕拉起一綹灰白色的頭髮。

源賴光:?(・ิω・ิ)

晴明將頭髮拉到眼前,和自己的銀白色頭髮比較了一下。

嗯,顏色很像。

然後他摸摸自己瀏海旁翹起的一綹小呆毛,又看看對方頭頂上的那根毅立不搖的呆毛。

嗯,他也有。

源賴光正為晴明的舉動感到困惑時,晴明開口說道:「爸爸的呆毛很可愛,我很喜歡。」

源賴光:∑( ̄□ ̄;)

晴明的表情非常認真,沒有在開玩笑的意思。

被媳婦叫爸爸了怎麼辦?在線等,急!!

「我不是你父親,」他拍拍晴明的頭「我叫做源賴光,昨天救了你一命。」

晴明這才想起被妖怪抓走一事。

「抱歉,我失禮了。」晴明連忙跳了起來,向對方行禮致歉「原來您是我的救命恩人,真是對不起。」

源賴光被晴明的反應逗笑了,伸手把晴明扶了起來,然後拿起床邊的衣服替晴明換上。

換好衣服,他又要晴明轉過身,背對著自己坐下。

「別動。」

源賴光說完,拿起一把木梳,親手替晴明打理那頭像緞子一樣的銀白色長髮。

當長髮被撥開、露出白皙的頸背時,源賴光的眼中出現了一瞬的陰暗與偏執, 接著又重新將長髮蓋了上去。

將銀白色的長髮用藍黑色的髮帶束起,源賴光拍了拍晴明的肩膀「轉過來讓我看看。」

晴明轉過身,不過他仍低著頭,不敢看源賴光,白皙的臉頰上還冒出了明顯的紅暈。

害羞了www。源賴光愉快的想。

他本想再逗逗晴明,只是這時一位僕人走了進來。

「賴光大人,今日還有些文件要請您過目。」

「好好,我待會兒就去。」源賴光敷衍著說,視線仍離不開晴明。

「可是——」

「就說我等會兒就去,囉嗦什麼?」源氏家主不耐煩的說。

「賴光大人,不可以偷懶唷。」晴明細聲說道:「該做的工作要先完成才行。」

一旁的僕人忍不住嗤笑出聲,他們的家主今天居然被一個小孩子說教了XDDDD。

「嘖。」源賴光嘖了一聲,並瞪了僕人一眼,責怪他的不識趣,不過他馬上又有了新花樣「那麼晴明要和我一起過去。」

「誒!!」僕人嚇了一跳「賴光大人,這…這不合規矩啊,那些都是很重要的文——」

「少廢話,我就是規矩,」源賴光板起臉,並將晴明攬進懷裏「把茶和點心給我送來,敢讓這孩子餓著,別說明天的太陽,小心我讓你們連今天晚上的月亮都看不見,聽見沒有!」

「是…」

✕✕✕

當源賴光牽著晴明的手走過宅邸時,所有的僕人都驚呆了。

家主居然會那樣牽著一個孩子?!!!!!

難道今天家主被什麼妖物附身了嗎?!!!!!

感受到來自四面八方的視線,晴明有些畏懼的縮了縮身子。

源賴光把晴明的小動作看在眼裡,立刻朝僕人們甩了一記眼刀子「看什麼看!事情都做完了是不是!」

僕人們連忙各自散開,不敢再多看兩人一眼。

源賴光帶著晴明進入一間寬大的書房,僕人已經擺上了茶水和各式精緻的小點心,空氣中還飄著淡淡的桔梗花香。

源賴光坐到桌前批閱著文件,一雙眼睛不時的飄向坐在椅子上東張西望的晴明。

不知過了多久,一顆白色的小腦袋悄悄的從桌前探出頭,一對淺藍色的大眼睛看著源賴光。

「晴明,怎麼啦?」源賴光放下毛筆微笑著問道。

晴明踮起腳尖,靜靜的盯著桌上的文件「賴光大人的字…」

「怎麼,你想學嗎??」源賴光把晴明抱到腿上「那麼我來教你——」

「賴光大人的字好醜。」晴明輕輕的說,軟糯的聲音像是小貓的肉墊輕輕拍過人的臉頰,只是說出的句子卻狠狠的在源賴光臉上賞了一套貓貓拳。

源賴光:Σ(゚Д゚;)

晴明拿起筆,隨手就寫下一串娟秀優雅的字,和源賴光自己歪歪扭扭的字跡相差甚遠。

被媳婦嫌字醜了怎麼辦??在線等,非常急!!!!

覺得自己臉上布滿梅花印子的源賴光清清喉嚨,伸手摸了摸晴明的頭。

「我會多多練習的,晴明不用擔心。」他很快的把桌上的紙筆文件掃到一旁,伸手拿了一塊點心塞到晴明手裏「這是給晴明的獎勵。(๑¯∀¯๑)」

「謝謝賴光大人,可是我現在不餓。」晴明說完,輕輕的從源賴光的懷裏跳了出來,理平衣服上的皺褶「而且我不喜歡人家摟摟抱抱的。」

源賴光:(;д;)

媳婦不讓抱怎麼辦?在線等,非常緊急!!!!!!

「沒關係,賴光大人的字一定會變好看的。」

晴明認真的說,並把糕點塞回源賴光的手裏。

那天晚上,源家的僕人發現,家主的模樣失魂落魄,簡直像是人生失去了希望一樣。

不過,源氏家主在沮喪了一個晚上之後,又重新打起了精神。

他遲早會把他媳婦攻略下來的!!!就先從把字寫好開始吧!!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謝謝各位天使大大們的閱讀,給大家比心心٩(♡ε♡ )۶

歡迎各位天使大大們點愛心跟關注,大家的支持就是我的動力,有什麼想法也歡迎多多留言跟我分享喔(๑¯∀¯๑)


下回預告:如今源氏家主正在努力的朝攻略媳婦的道路上前進,而在此同時,晴明遭擄的消息也傳到了寮裡,讓原本就雞飛狗跳的陰陽寮變得更加混亂,眾式神們以契約為誓,勢必要將鍾愛的主子(媳婦)搶救回來!!!

溫柔的月光之下,悠揚笛聲襯托著五彩的光芒。


源賴光育兒日記二

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。

晴明逐漸清醒過來。他睜開眼睛想察看周圍,卻發現雙眼被人蒙上了布條,他反射性的想要伸手扯掉,雙手卻被繩索緊緊綁在背後,身上充沛的靈力也被封住了。

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?

晴明的腦中一片混亂,就像是團打了結的毛線球。

冷汗濡濕了晴明的銀色長髮,也讓淡藍色的狩衣黏在瘦小的身子上,粗糙的繩子綁的他手腕直發疼。

儘管心中無比恐懼,晴明仍告訴自己不可以害怕。他深呼吸了幾口氣,強迫自己鎮定下來。

他記得原本和鬼切待在樹林裡,結果鬼切遭到襲擊,自己則被人打暈,然後就在這裡醒來。

飯糰哥哥!

一想到遇襲的鬼切,晴明立刻胡亂的掙扎起來,想要擺脫束縛,卻似乎只是白費力氣,腕上的疼痛依舊得不到任何緩解。

一陣腳步聲由遠而近,接著有更多的藤蔓纏上了他的身子,將他從地上拖拽起來。

「可愛的小陰陽師醒了嗎?」甜膩的少女聲音響起,藤蔓同時輕輕撫摸著晴明的臉頰。

「妳是什麼人?」晴明偏過頭,試圖躲開藤蔓「放開我!」

「小陰陽師,我勸你最好聽話一點,」少女瞇起翠綠的眸子,緊盯著面前的銀髮小男孩「不然可是會嚐到苦頭的喔。」

話聲剛落,纏捆在晴明身上的藤蔓迅速收緊,簡直像是要嵌進肉裡一樣,讓晴明痛得尖叫出聲,淚水跟著奪眶而出。

他不敢再掙扎,只能任由對方將他摟進懷裏。

這個孩子長得真是漂亮。少女愉快的想著,然後低下頭,將鼻子貼在晴明白皙的頸項邊嗅聞著。

「小陰陽師,你真是個壞孩子,」她在晴明耳邊細聲說著:「你的味道好香,害人家的肚子好餓喔。」

晴明低聲抽泣,小小的肩膀不住的顫抖著。

看見晴明害怕的模樣,少女更加滿意了。她怎麼也沒想到,竟然有這樣好的運氣,能在森林裏撿到如此完美的獵物。

想到這裡,少女忍不住又在晴明的頸側輕輕咬了一口。

此時,異變驟生!!

銀光一閃,只見原本纏縛著晴明的藤蔓斷裂,切口處噴出大量鮮紅的液體,如同鮮血一般。

少女狼狽的往後退開。

晴明只覺得身上的束縛一鬆,然後就被擁進了一個溫暖的懷抱裡。

「你是什麼人!!!」少女怒吼道:「那個小鬼是我的!!! 馬上把他還來!!!!」

晴明看不見眼前發生的事,卻清楚的聽見少女的慘叫聲,以及液體噴濺在地的聲音。

那人抱著晴明走了一段路,隨後小心的把他放了下來,並替他解開手上的繩索。

「飯糰哥哥??」晴明扯下眼睛上的布條,四下搜尋著那抹高大的身影。

一道黑影從背後籠罩下來,同時,一隻手輕輕覆上了他的雙眼。

「你不會想起任何與那些式神有關的事,」低沉而陌生的嗓音低語著:「你,安倍晴明,永遠是屬於我源賴光的所有之物。」

在術法的作用之下,晴明身子一軟,再次失去了意識。

「我不會再讓任何人把你從我身邊搶走,」灰髮男人抱著晴明瘦小的身子,嘴角揚起滿意的微笑「你此生都將是屬於我一個人的東西。」


✕✕✕


晴明醒來時,發現自己站在一棵高大的櫻樹下。

樹下擺著石案,散發著香氣的粉色花瓣隨著微風緩緩飄落下來, 柔和的月光灑在庭院內,襯著隨風飛舞的花瓣,令晴明幾乎移不開視線。

「好漂亮…」他低聲輕嘆。

看著這幅景象,晴明突然有種安心的感覺。

「晴明大人!」

屋內傳來一陣陣呼喚聲,喊著他的名字。

晴明下意識的就要走過去,四周卻突然颳起狂風,所有景象像紙張一樣被狠狠撕裂,周圍頓時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。

「!」

晴明還沒反應過來,身周的黑暗便像是觸手一般牢牢纏住他的手腳。

呼喚聲仍不斷從前方傳來。

晴明想要出聲喊叫,黑暗卻先一步覆上了他的口鼻,並一點一點的將他吞噬……


——————

謝謝各位閱讀和願意支持我的天使大大們,給大家比心心❤(ӦvӦ。)

歡迎各位天使大大們點愛心收藏和分享,不介意的話請多多留言給評論,讓我能夠更加進步(=´ω`=)


下回預告:堂堂的源氏家主,這回竟然自告奮勇,擔起照顧小晴明的責任。只是,好像有哪裡不對勁?而小晴明開口對源賴光說的第一句話竟然是……


源賴光育兒日記一

*開場混亂見諒

*cp主光晴,副all晴明

*文筆渣請請輕噴

———————

青色的巨鳥拍動翅膀,竟是朝後方的銀髮青年衝去。

「晴明大人!!!!」

鬼切的瞳孔驟縮,急忙提刀追擊,仍無法阻止巨鳥的行動。

只見巨鳥朝晴明張開雙翅並搧出大量的青色光點,將銀髮的陰陽師籠罩住。

砰的一聲,一團煙霧竄出,覆蓋了晴明的身影,讓鬼切更加著急。

刀刃砍向巨鳥,斬斷了半邊翅膀,溫熱的鮮血立刻噴賤而出,形成一灘鮮紅的水灘。

巨鳥痛得大叫,急忙丟下晴明,揮舞著另一邊的翅膀倉皇的逃走了。

鬼切回過頭,卻只在原地看見一名年約七八歲的小男孩,正困惑的看著自己。

「晴明大人?!!」

鬼切震驚的看著面前的小男孩,小男孩亦是仰頭看著鬼切。

「您真的是…晴明大人?」

鬼切再次仔細的打量了小男孩一番。

小男孩有著像琉璃一般漂亮的藍色眼瞳,柔軟的銀白色長髮垂在背後,用水藍色絲帶隨意的紮束起來,身上穿著繡有鶴羽的繁複狩衣,小手上則套著珠串。

大概是不習慣這樣被人盯著,小男孩緊張的往後退了幾步。

「晴明大人,您還好嗎??」鬼切問道。

出乎意料的,晴明的小臉竟然露出了不安,還有些害怕的反問:「大哥哥,你是誰呀?」

「晴明大人,您不認得在下了嗎?」鬼切焦急的問。

晴明搖搖頭,他的腦中一片空白,只記得自己一睜開眼睛,面前就站著這個好看的大哥哥,似乎還很擔心自己。

「在下是鬼切,是您的式神啊!」鬼切搖著晴明的肩膀急切的說。

「飯…糰??」晴明歪著頭,軟糯的聲音重覆了一遍,表情仍舊茫然。

鬼切覺得自己的心吃了一記暴擊。

晴明懵懵懂懂的模樣超可愛的!!!!!!!

「飯糰哥哥,你還好嗎??」

看見鬼切捂著胸口,晴明不禁踮起腳尖,輕輕握住了對方的手。

鬼切必須捂著鼻子才能防止鼻血噴出來。

「晴明大人,在下沒事,您不必擔心。」他鎮定的說。

「飯糰哥哥你為什麼要一直對我用敬稱呢?」小男孩困惑的問。

鬼切單膝跪下,將右手手置於胸前,並低下了頭。

「因為,您是在下發誓永遠效忠的主人啊!」

他握住晴明的小手說:「眼下大人雖然不記得在下,但是在下一定會竭盡所能的保護您的!」

「那、那我也會加油,」晴明認真的說:「我也會盡我的力量幫助飯糰哥哥。」

樹林裡驀地響起一陣騷動。數名武士和陰陽師將兩人團團包圍。

「膽敢闖入源氏的土地,想必已有覺悟了吧!」

「…」晴明雖然沒有說話,小手卻下意識的揪緊了鬼切的衣角。

「晴明大人,請您暫時將眼睛閉起來,等到在下說可以時再睜開好嗎?」鬼切輕聲說道,並把晴明抱了起來。

晴明依言乖乖的閉上眼睛。

確認晴明看不見任何不乾淨的畫面之後,鬼切握緊了刀柄,抱著晴明的左手也稍微加重了力道。

一定要…守護著他。


✕✕✕


「晴明大人,可以張開眼睛囉。」鬼切將晴明放下來,並拍了拍他的背。

晴明睜開眼睛,卻發現鬼切的臉色慘白,持刀的右臂也多了數道嚴重的傷口,鮮血染紅了袖子,順著他的手臂緩緩流淌下來。

「飯糰哥哥!」

晴明嚇了一跳,趕忙從懷裏拿出符紙,仔細的替鬼切療傷。

充滿靈力的符紙一接觸到傷口,立刻傳來一陣疼痛,令鬼切發出了一聲嘶氣聲,眉頭微微蹙起。

「抱歉,請稍微忍耐一下喔。」

晴明捧著鬼切的手,輕輕的在傷口上吹了幾口氣,刺癢的感覺讓鬼切不禁為之一顫。

他偷偷瞧著面前的白髮小男孩,此時晴明已經替他止完血,正用自己的手帕小心的包紮著。

這是鬼切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觀察晴明。身為新人的他,平常連靠近晴明周圍五公尺都會招來前輩們一點也不友善(凶狠)的眼神,沒想到如今晴明不僅近在咫尺,還親自為自己包紮傷口,這實在是太幸福了!

想到這裡,鬼切忍不住又偷瞧了晴明好幾眼。

「好了,」晴明點點頭「飯糰哥哥,現在還痛不痛?」

「謝謝晴明大人,已經不會痛了。」

鬼切說完,伸手想把晴明抱起來,晴明卻往後退開。

「我可以自己走,」晴明說道:「現在飯糰哥哥受傷了,要好好休息才行。」

「在下明白了。」

鬼切正想牽起晴明,一張符紙突然迎面飛過來砰的一聲爆炸,揚起漫天的塵埃。

「!」

鬼切反射性的想要拔刀,另一張符紙卻狠狠擊中了他的背,將他打飛出去。

「飯糰哥哥!」

看見鬼切遇襲,晴明急得就要衝過去,後頸驀地傳來一陣疼痛,整個人就昏了過去。

「晴明大人!」

鬼切大叫,背上的符紙卻變得像是有千斤重,將他壓在地上無法動彈。

不過就在晴明倒下之前,一雙強而有力的手先一步接住了那單薄瘦小的身子。

「沒用的廢物。」充滿嘲諷的聲音說道。

到哪裡鬼切都認得這個聲音。

「源賴光…」他咬牙切齒的說。

源賴光摟著晴明,輕柔的摸著他柔軟的銀白色長髮,向來冷酷的雙眼,此時卻流露出無盡的溫柔。

「源賴光,你想做什麼!!!!」鬼切憤怒的瞪著源氏家主,雙眼布滿了血絲,額角青筋暴突「放開晴明大人,少用你的髒手碰他!!!!」

源賴光冷笑「比起我,你的雙手可是沾染過更多鮮血喔?」

「少囉嗦!」鬼切奮力掙扎,背後的符紙開始冒出黑煙「給我放開晴明大人!!!!!!」

源賴光無視鬼切,小心的將晴明抱了起來,逕自往回走。

「源賴光!!!!!」

「鬼切,」源賴光停下腳步「告訴那些廢物,我絕對不會輕易放過任何想奪走我東西的傢伙。」

鬼切終於掙脫了術式的壓制。他拔出刀,憤怒的朝源賴光砍去,但就在刀刃碰到灰髮男人的前一秒,那抹高大的身影便憑空消失了。

鬼切握緊了拳頭,悔恨與憤怒交織在心頭,如同鍛刀的火焰一般燃燒著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

給願意看到這裡的天使們比心٩(♡ε♡ )۶

第一次寫光晴,心裡實在有點緊張,如果喜歡歡迎點愛心收藏或分享(=´ω`=)

不介意的話請各位天使大大們給評論,讓我能多多改進(๑¯∀¯๑)


弦與絃

偌大的庭院中,优美的琴聲在空氣中迴盪 晴明坐在櫻樹下,白皙的手指撥弄著琴絃,雙眼注視著在院中練習射箭的博雅。
博雅放开箭羽,手中的箭劃破空氣,準確的刺入靶心 「博雅的箭術真是了得。」晴明微笑著說。
「這不是廢話嗎?」博雅坐到晴明身邊,伸手拿起一塊點心送進嘴裏「我要是箭術不好,誰來保護你?」
「我也能靠自己啊。」
「空會法術有什麼用?」博雅問道:「我問你,除了法術,你還會什麼武術?」
晴明沒有說話。他雖然陰陽術、琴棋書畫樣樣精通,但武術方面卻完全不行。
「我就知道。」博雅得意的笑了。
「不如你教我射箭吧?」
「教你?行啊。」博雅看了一眼晴明纖瘦的手臂嘲諷的問:「不過,你拿得動弓嗎?」
「當然拿得動!」
「那好。」 博雅走到晴明身畔,一把扯下他的帽子和套在手上的珠串扔到一旁。
晴明楞了一下「你做什麼?」
博雅沒搭理他,只是自顧自的脫下晴明身上繁複的狩衣,只剩下裡頭單薄的中衣 。
「你到底在幹嘛啊!」晴明緊張的大叫,臉頰跟著紅了起來 。
「想練武術,一切得從簡為上。」
看著晴明慌張的模樣,博雅愉快的笑了起來,又伸手將晴明的衣襟往下拉,露出白皙圓潤的肩膀「乾脆這件也脫了怎麼樣?」
「別鬧了!」晴明揮開博雅的手,重新把衣服拉上。 「好啦好啦。」 博雅將晴明的長髮紮起,然後將弓箭交給他 「試試看吧。」
「好。」
晴明將箭搭上弓弦,使尽了力氣卻只把弓稍微拉開了一點點。
看到這畫面,博雅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。
「和我想得一樣嘛!」
「不好笑。」晴明完全笑不出來 。
博雅止住笑,然後說:「我來幫你。」
他一手握住弓,另一手覆上晴明的手背,緩緩拉開弓弦「就是這樣。」
晴明的臉又紅又燙,博雅健壯的身子緊貼著他,溫熱的氣息在他的耳邊輕吐,讓他不禁為之一顫 。
「你的臉很紅喔,」博雅低語著,並用鼻尖蹭了蹭晴明頸側細嫩的肌膚「鼎鼎大名的陰陽師安倍晴明也有這種害羞的時候?」
「…我才沒有。」晴明故作鎮定的說,鬆手讓箭矢飛出。
白羽箭在空中畫出一條筆直的線,卻只射中了箭靶的邊緣。
經過一下午的練習,箭靶上歪歪斜斜的插了好幾支箭,卻一支也沒射中靶心。
「射箭最重要的一件事,就是要用決心鎖定住目標。」博雅笑著收起弓,並將衣服扔還給晴明「你這模樣,想當武士還早了一百年呢!」
「用不著你說。」晴明嘀咕著。
「那麼你應該也教我些什麼吧?」
「什麼意思?」
「既然我教你射箭,那你也該教我什麼才公平啊。」 「你想學什麼呢?」
「嗯…」 博雅想了一會兒,接著他的眼光停留在晴明擺在一旁的古琴上 「你來教我彈琴吧!」
「你想學彈琴?」晴明將琴擺到博雅面前「那就先從琴的音色開始學起好了。首先分為…」
晴明開始滔滔不絕的講解著,但說了大半天,十句裡博雅聽懂的不到兩句 。
「與其用說的,你還不如直接指給我看。」
「唉,真拿你沒辦法。」
晴明嘆了口氣,繞到博雅身後一小段距離的地方坐下,然後從地上撿了一根樹枝指向琴絃 「用右手撥這裡。」
博雅依言照做。
「然後呢,」晴明將樹枝指向另一處「左手按那裡,右手撥——」
晴明還沒說完,博雅一下回過身,抓住了他的手腕並將他壓在地上。
「我說安倍晴明大人,」博雅冷笑著說:「身為我的指導,你拿樹枝會不會太過分了點?」
「那你想怎麼樣?」
博雅靠上前,赤褐的眸對上湖藍的瞳 。
「你自己說啊,」他輕撫著晴明的臉頰低聲問道:「你覺得我想怎麼樣?」
在晴明回答之前,博雅已經俯身吻上了那柔軟的唇。
晴明試圖掙脫,但博雅反而更加用力的抓住他的雙手。
開什麼玩笑,已經鎖定的目標,怎麼能讓他輕易溜走呢?

禮物

#cp博晴

#私設神秘商店

#新手文筆渣請見諒

過幾天就是晴明的生日了。 儘管家裡多得是奇珍異寶,博雅就是找不到一件像樣的禮物,無可奈何之下只好等著神秘商人。
左等右等,博雅終於在晴明生日的前兩天等到神秘商人到來。
博雅其實非常討厭神秘商人 那個貓老闆——也就是神秘商人——總是捻著鬍子,瞇著一隻眼睛打量店裏的顧客,嘴角掛著狡猾的笑容,似乎在估量顧客身上有多少油水可榨,看起來著實討厭。
貓屋(神秘商店)每次都坐落於相當隱密的地方,過幾天又會消失不見,非常捉摸不定。
不管多討厭貓老闆,博雅還是決定動身前往貓屋
他在琳琅滿目的商品中瀏覽,希望能找到一個適合的禮物。
晴明不喜歡太過誇張、名貴的禮物,那樣他一定不會收,太過簡單的禮物博雅自己又覺得不滿意。找了大半天,還沒有找到一件合適的。
「啊啦,這不是博雅先生嗎?」八百比丘尼喊住博雅。 「八、八百比丘尼?」 博雅壓根沒想到會在這裡遇見八百比丘尼,所以嚇了一跳「妳怎麼會來?」
「來神秘商人的店,當然是來買東西的啊。」她笑咪咪的問:「博雅先生也是來買晴明先生的禮物的,對嗎?」 「我只是路過。」
「然後一直找不到滿意的?」
「沒有。」
「那麼這種扇子如何?」 八百比丘尼不管猛搖頭的博雅,伸手指著架子上展示的各式輕羅小扇。
「感覺不太適合,」博雅下意識的說 。
「文房四寶呢?」
「書翁已經要送這個了。」
這時,某樣東西吸引了博雅的目光。
鋪著絲絨的盒子裡擺著五、六枚銀製戒指,上頭鑲著粉紅、金黃等不同顏色的寶石,在燈光下閃耀著美麗的光澤 ,吸引博雅目光的就是其中一枚,也是唯一一枚鑲著藍色寶石的戒指。
這枚戒指的寶石顏色,和晴明的眼睛顏色簡直一模一樣。 就是它了!
「源大人,您想買這只戒指啊?」 貓老闆走了過來「既然是源大人要的,那小妖為您打個八折好了。」
「謝啦。」
「馬上為您包起來。」 貓老闆將紙袋交給博雅,毛絨絨的手掌跟著快速的撥了撥算盤 「總共是一千五百勾玉又一百萬金幣 。」
博雅的下巴差點掉了下來 「太貴了吧!」
他不禁大聲的說,因為他最近才剛存了一筆錢,本來是準備要買一張新弓的。
「噯,源大人,小妖做的是小本生意哪,」貓老闆無奈的搖搖頭「小妖我做生意是童叟無欺,平常沒事絕不降價,看在您的面子上才給您打了個折,您若是不要,那小妖也沒辦法,只不過嘛…」
他拿起一枚戒指「這戒指上頭的寶石可是上等貨,是九岩山十年才有機會產出一顆的珍貴寶石,而且藍色是極少出現的罕見顏色,您買的那只也是小妖費盡心血才得到的,要是被別人買走,可不知要再等多少年啦。」
博雅細細思量了一會兒,然後作了決定。
八百比丘尼和博雅一同走出店舖。
「你果然很在意晴明先生呢。」她看著博雅手裏的紙袋說 「才、才沒有。」
「不過呢,」八百比丘尼在博雅耳邊說了一段話,然後神秘兮兮的說:「這樣才能確保友誼長存喔。」
「真的嗎?」博雅半信半疑的問
「長生意味著會懂得很多事情。」八百比丘尼笑著聳聳肩「我都活那麼久了,你說呢?我還有事要先走一步,還請博雅先生務必要記住我的話。」
說完,長生不死的巫女便快步離去。
「也對,」博雅想著紙袋裡的禮物「反正她都活那麼久了,應該是真的吧。」
八百比丘尼的臉上露出淺淺的微笑。
✕✕✕
「晴明大人生日快樂!」 吃完晚餐,童女和其他的小式神們立刻圍在晴明身邊,爭相送出自己的禮物,有的是卡片,有的則是自製的小飾品。
「謝謝,我很開心。」晴明微笑著說
「晴明大人!!!!!」
紅葉害羞的把圍巾交給心上人「這是人家親手織的喔,很暖的。」
晴明還沒來得及道謝,視野裡就出現了一束美麗的淡藍色曼珠沙華
「晴明大人,祝你生日快樂。」彼岸花笑咪咪的說:「這是我為了搭配你的眼睛顏色,特別培育出來的新品種。」
然後她補充道:「放心,它們是普通的花,不咬人的。」
「姐姐,人家不要啦…」
「才不管,不然我讓甲乙他們拿去?」
「這樣就沒意義了嘛。」
「那就快呀!」
在煙煙羅的催促下,食髮鬼忸忸捏捏的走到晴明面前,將手裏的小盒子遞給對方 「晴明大人,這是人家和姐姐為你挑的耳環,還有就是…生日快樂。」他羞赧的說 「謝謝你們。」晴明以微笑作為回禮,完全將食髮鬼眼中愛慕的光芒排除在外 。
「晴明,生日快樂。」 神樂把懷裏的白狐狸玩偶交給晴明「這是我自己做的。」
「謝謝妳,」晴明摸摸狐狸玩偶柔軟的毛和細緻的縫線,然後低頭看著神樂「做這個一定花了妳不少功夫吧?」
「不、不會,」神樂的臉頰紅了起來「只要晴明開心就好了。」
「晴明先生,」八百比丘尼將一把新的摺扇交給晴明「祝你生日快樂。」
「謝謝。」
「啊啦,怎麼沒看到博雅先生?」 八百比丘尼環顧了下四周,卻沒看見那個紮著長馬尾的陰陽師蹤影。
「我也不知道,」晴明的眼底浮現一瞬的失落,隨後又立刻回復成原本的微笑「雪女和雪童子做了冰淇淋蛋糕,妳先去吃吧。」
「你不來嗎?」
「我現在還不餓。」
八百比丘尼並沒漏看晴明剛才的小動作。
「放心,博雅先生一定會趕來的, 」她微笑著說:「畢竟今天是晴明先生的生日嘛。」
當大家在客廳裡開心的切蛋糕時,晴明獨自一人站在櫻花樹下,心中思索著八百比丘尼的話語
「一定會…嗎?」
不遠處的圍牆突然傳來一陣碰撞聲。
晴明心生警覺,隨手捻了一張符紙朝聲音源頭走去。
他原本以為是強闖結界的妖怪,沒想到圍牆邊卻空無一人。
「奇怪,是我聽錯了嗎?」 晴明收起符紙,狐疑的查看四周。
結界並無破壞的跡象,圍牆也是好端端的,並不像是有人闖入的樣子。
這時,一抹人影悄無聲息的欺近晴明身後,一下擒住了他的雙腕,並在晴明出聲之前,先一步捂住他的嘴
「你忍耐一下。」他在晴明耳邊低聲說道。
那人拖著晴明,一直來到了四下無人的後院才鬆了手 「我說你啊,」晴明看著面前的人苦笑著說:「直接叫我出來不就好了嗎?幹嘛要神神祕祕,搞得像綁架一樣?」 「囉嗦。」博雅避開晴明的視線,臉頰卻不由自主的紅了起來。
「我還以為你不來了呢。」晴明湊上前說道,眼睛跟著瞇成了弦月般的弧度。
太、太近了!!
看著那張俊美的臉龐向自己靠近,博雅的心跳越來越快,額頭沁出細密的汗珠,舌頭像打了結,什麼話也說不出口。
八百比丘尼的聲音在他的耳邊迴盪,不斷催促著他趕快行動
「你還好嗎?臉好紅。」 晴明略顯冰涼的手摸上博雅的臉頰「不會是發燒了吧?」
博雅咬著嘴唇,雙手微微顫抖,心臟在他的胸口鼓噪著,被晴明碰觸過的地方變得更加熾熱。
快呀!!
博雅驀地抓住晴明的手腕,力道之大讓晴明一下失去平衡,整個人靠向博雅。
「博雅,你做什麼?」晴明有些吃痛的問 。
博雅沒有回答他的問題,只是拿出某樣東西快速的套上他的無名指
「拿去啦!」 博雅放開晴明,臉頰一片通紅。
晴明低下頭,看見左手的無名指上多了一枚鑲著藍色寶石的戒指,在月光下閃閃發亮,冰涼的觸感緊貼著他的肌膚
「……」博雅的嘴唇動了動,似乎說了些什麼 。
「你說什麼?」晴明凝視著博雅緋紅的臉「再說一次好嗎?」
「……」博雅又說了一次,但聲音還是小的像蚊子叫 。
「晴明大人!」小白闖進後院「我們到處在找…博雅大人?!」 牠嚇了一大跳「你怎麼會來?!」
「小狗,我不可以來嗎?」博雅睥睨著小白「我高興來就來,還要你管不成?」
「小白是狐狸式神!」 說著,小白狠狠咬了博雅一口。 「臭小狗,你敢咬我!」 博雅追著小白衝出後院,留下晴明一人站在原地。
晴明摸了摸無名指上的禮物。此時戒指已經不再冰冷,且有股小小的暖意 。
「…真是個傻瓜。」晴明微笑著喃喃自語 。

*cp博晴
*突然的腦洞,文筆渣請見諒

「啊,等那群臭男生洗完澡再來果然是正確的!」
煙煙羅全身浸入浴池中,臉上充滿了陶醉的神情。
「每次洗澡,他們都在隔壁吵吵鬧鬧的,好討厭喔。」
螢草細聲說道,立刻換來其他人的大力贊同,連平常很少參與談話的妖刀姬也豎起大拇指,表示同意。
「妳們記不記得,上回夜叉在男湯打架的事?」青行燈倚著提燈開口問。
「當然啦!」煙煙羅大笑「那個傢伙居然用黃泉之海,把男湯搞的像大海嘯一樣!」
「茨木也是啊,」彼岸花瞥了一眼隔開男女浴池的竹籬「之前他在男湯裡面追酒吞,結果滑倒撞進女湯來了呢!」
「還有上次的妖狐事件喔,」八百比丘尼笑呵呵的說:「他以為玉藻前是女人,特別打扮成他的模樣想混進女湯,在門口被本人抓個正著呢,聽說下場挺慘的哪!」
數片樹葉緩緩飄落在水面上,泛起淺淺的波紋。
「啊啦,」八百比丘尼露出神秘兮兮的笑容「各位,隔壁要發生有趣的事情了喲。」
眾女性立刻擠到竹籬笆邊,想要一探究竟。
✕✕✕
博雅一個人盯著水面發呆。
今天因為一時貪睡午覺的緣故,博雅錯過了平常的洗澡時間,現在只能對著浴池乾瞪眼。
這時,水面上出現了另一張俊美的面孔。
那是晴明。
博雅眨眨眼,心想難道是自己太累,連幻覺都出現了嗎?
晴明的臉倒映在水面上,湖藍色的眼瞳瞬也不瞬的看著他。
如果是幻覺,博雅還真不希望它消失。
晴明的眼睛真是好看。博雅想道。
那對澄澈的雙眼就像是能看穿一切,總是令他無法移開視線。
晴明的臉還是映在水面上,而且還變得越來越清晰,接著耳邊響起一道熟悉的聲音:「博雅?」
「晴、晴明!!!!!!」
博雅嚇得跳了起來,一連倒退好幾步,隨後又想到自己光溜的下半身,趕忙抓了條毛巾擋在前面。
「你反應那麼大幹嘛?」晴明一臉困惑。
「我…」
「我嚇到你了嗎?」
「才沒有!」
「難道你是在害羞?」
「誰、誰害羞啊!」博雅大聲的說:「大…大家都是男的,有什麼…什麼好在意的啊!!!」
「既然如此,」晴明微微一笑「那博雅願意一起洗嗎?」
說完,晴明也不等對方答應,逕自走進浴池坐了下來。
「喂…」
博雅的臉漲的通紅,額頭滲出細密的汗水,整個人慌的手足無措。
「不是不在意嗎?」晴明歪著頭「如果博雅你覺得不自在,那我到別的地方去好了。」
說著,晴明站起身,做勢要跨出浴池。
「胡說八道!誰不自在啊!」博雅抓住晴明的手,眼神緊張得東瞄西瞄「你留在這裡…也沒什麼關係啦。」
「那我就留下來囉。」
兩人並肩坐在浴池裡,一人安穩沉靜,一人坐立不安。
晴明只是閉目養神,並未再向博雅搭話。
博雅的臉還是紅的像熟透的番茄,目光卻不自主的停在晴明的側顏上。
此時晴明已將眼尾的妝容洗去。雖然少了那抹朱紅的襯托,但周圍氤氳的水氣卻為那微勾的眼角增添了一絲嫵媚。
晴明的肌膚白皙的像是長年未經過陽光曝曬,鎖骨在肩頸間勾勒出優美的線條,銀白的長髮披散在肩上。
晴明的皮膚真白,摸起來一定很舒…呸呸呸我想什麼啊!
博雅懊惱的敲敲自己的頭,沒想到晴明突然就靠了過來。
「你幹嘛啊!」博雅大叫,模樣活像是隻炸毛的貓咪。
晴明沒有答話,只是將左手搭在博雅的肩上,整個人跟著倚在博雅的懷裏。
晴明的個子比博雅略矮一些,長髮緊貼著他滾燙的臉頰。
博雅移動目光,看見晴明扇子般的眼睫輕輕的眨了眨,另一隻手緩緩伸向他的背脊。
早已偷窺多時的眾女性同時發出了無聲的尖叫:「(喔喔喔喔喔喔喔喔!!!!!)」
博雅吞了吞口水,舉起微微顫抖的手,正打算環住晴明纖瘦的身軀時——
晴明退開了。
「咦?」博雅愣了一下
「我的毛巾,博雅。」晴明微笑著舉起手裏的毛巾「我的洗臉毛巾漂到你那邊去了。」
博雅的臉瞬間炸成了通紅,一部分是因為害羞,但更多是因為惱怒。
「你、你想嚇誰啊!」
「我有嗎?」晴明一派輕鬆的反問道:「博雅你想什麼呢?」
博雅的舌頭像打了結,一句話也說不出來。
他發誓在晴明的眼中看到了一瞬間的狡猾和得意。
兩人穿好衣服,來到了休息室。
博雅從冰箱裡拿出飲料,眼睛又下意識的飄向了晴明。
晴明正拿著梳子,仔細梳著那頭柔軟的長髮。
博雅看得出了神,開口說:「我來幫你梳吧。」
一說完,博雅就一種想把自己抽死的衝動。
喂喂喂!他怎麼把心裡話講出來了啊!
然而晴明只是笑了笑「那麼就麻煩博雅囉。」
博雅一直覺得晴明的頭髮很漂亮,如今竟然真的碰觸到了!
晴明透過鏡子,靜靜的看著博雅。
「博雅,你是不是有點緊張?」
「任何人被盯著看都會緊張的好嗎!」
「好吧。」
晴明閉上眼睛,博雅這才稍微放鬆了點,繼續幫晴明梳頭。
一綹綹銀白的髮絲從他指間滑落,柔順的就像一匹緞子。
博雅突然想到上回,晴明幫自己梳頭的事。
明明是連自己都要花上至少一個小時整理的粗硬長髮,晴明卻三兩下就梳的整齊又服貼,指尖輕輕碰觸著他的後頸。
一想到這裡,博雅的臉頰不禁變得又紅又燙。
「博雅,你臉紅了。」晴明說道。
「哼,你又知道了?」博雅哼了一聲,故作鎮定的反問。
「我隨便猜的。」晴明聳聳肩「誰叫博雅那麼好懂嘛。」
梳髮的動作明顯頓了一下。
「誰、誰好懂啊!」
晴明就算不睜開眼睛,也知道身後的人肯定是面紅耳赤
真是可愛。
晴明愉快的想,忍不住噗哧的笑了出來。
「晴明,你笑什麼?」
「沒有啦,我只是在想,」晴明用手指捲著頭髮末梢「博雅真是個好漢子啊。」
「又來了!」博雅嘀咕著,耳尖卻不自覺的染上了一層緋紅。